红军战士是不是用茅台酒洗过脏脚,周恩来伯公

摘要: 提起贵州,不少人都会马上想到被誉为国酒、曾拍出一瓶890万元高价的贵州茅台酒。但鲜为人知的是,80多年前红军长征经过茅台镇时,不但有幸品尝此酒,还在艰苦的长征行军中用茅台酒擦脚、治伤。 ...茅台酒提起贵州,不少人都会马上想到被誉为国酒、曾拍出一瓶890万元高价的贵州茅台酒。但鲜为人知的是,80多年前红军长征经过茅台镇时,不但有幸品尝此酒,还在艰苦的长征行军中用茅台酒擦脚、治伤。茅台是黔北名镇,有“川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之称,出产“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芳”的茅台酒。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等领导人指挥中央红军四渡赤水。1935年3月中旬,红军由茅台及其附近地区三渡赤水河。红军攻克茅台镇后,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副主任李富春发出通知:“……茅台老酒,酒好质佳,一举夺得国际巴拿马大赛金奖,为国人争光,我军只能在酒厂公买公卖,对酒灶、酒窖、酒坛、酒甑、酒瓶等一切设备,均应加以保护,不得损坏……”红军在茅台镇受到群众热烈欢迎。红军将士用茅台酒解乏、治伤,许多老红军在回忆录中对茅台酒都记忆犹新。聂荣臻元帅回忆:“在茅台休息的时候,为了欣赏一下举世闻名的茅台酒,我和罗瑞卿同志叫警卫员去买些来尝尝。酒刚买来,敌机就来轰炸。于是,我们又赶紧转移。”成仿吾将军回忆:“茅台镇是茅台酒的家乡……地主豪绅家都有很多大缸盛着茅台酒……我们有些人本来喜欢喝几杯,但军情紧急,不敢多饮,主要是弄来擦脚,恢复行路的疲劳,而茅台酒擦脚确有奇效,大家莫不称赞。”耿飚将军回忆:“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的产地,到处是烧锅酒坊,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酱香。尽管戎马倥偬,指战员还是向老乡买来茅台酒,会喝酒的细细品尝,不会喝的装在水壶里,行军中用来擦腿搓脚,舒筋活血。”邓颖超后来回忆:“路经茅台,周总理告诉大家,我们不是来喝茅台酒,而是利用茅台酒疗伤(那时茅台酒最高度数有72度)。于是所有茅台酒都用来代替红药水紫药水给士兵擦伤口……红军能顺利到达延安,茅台酒立了很大的功劳。”肖劲光将军回忆:“茅台镇很小,茅台酒却驰名中外……我们品尝了这种名酒,芳香甘甜,沁人心脾……有的同志打趣说,要不是长征来到这里,这辈子哪能喝上茅台酒呢!如果单凭这点,还得好好‘谢谢’蒋介石呢!”时任总部工兵连连长的王耀南在《坎坷的路》中回忆:当时他们用竹筒灌满酒扛回来,以备擦擦腿脚、驱赶疲劳。毛泽东得知后说:“茅台是出名酒的地方,不过都擦脚太可惜了”。当时国民党在报刊上污蔑红军在茅台酒的酿酒池里洗脚。张爱萍将军在一封信中写道:长征经过川西时,在图书馆内发现国民党的《申报》上载有红军的苏联顾问李德跳进茅台酒池里洗澡的传闻。当时这类造谣污蔑令人可气又可笑。当然,有识之士也对这类污蔑不屑一顾。几年后的1943年,时任国民参议员的黄炎培针对此传言,在一幅画有茅台酒的画作上题诗:“喧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里洗脚来。是真是假吾不管,天寒且饮三两杯”。周恩来听说此事,立即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指示工作人员去买下这幅画。1945年黄炎培应邀来到延安,发现这幅画挂在毛泽东的会客室里,明白共产党人真是拿他当朋友的,也就直言贡献了论执政党的“周期律”。毛泽东、周恩来、黄炎培、陈毅四人还联诗一首:赤水河畔清泉水,琼浆玉液酒之最。天涯此时共举杯,惟有茅台喜相随。后来陈毅还说:“读任之先生《茅台》一诗时十分感动,在那个艰难年代能为共产党人说话的,空谷足音,能有几人?”

图片 1

红军长征闻名于世,有关长征的各类书籍材料层出不穷,也产生了有关种种“故事”。在各种“故事”当中,所谓的红军长征路经茅台镇,红军战士用茅台酒洗脚,就是风传甚广的“故事”。这则“故事”后来实际上成为一种“茅台酒传闻”,其真实性可靠与否,需要依据史料文献来辨证,因为这个传闻涉及长征中红军军纪的问题。近期笔者偶得一册珍稀残本,书名《二万五千里长征记—从江西到陕北》,1937年抗战出版社出版,编着者朱笠夫。该书在第四章第六节“茅台逸事”中,记载了有关长征中红军战士与茅台酒的“故事”。笔者以这本书相关内容为依据,对学界及坊间还在流传的有关红军长征与“茅台酒传闻”进行分析,希望能对相关历史情况的厘清有所裨益。

红军战士是否用茅台酒洗过脏脚

《党的文献》2002年第一期上刊有一篇名为《关于红军长征中一则史实的通信》的文章,文中对长期以来流传的关于红军战士在茅台酒厂的酿酒池里洗脏脚的传闻加以驳斥,并希望通过与当年参加长征的张爱萍将军以及四川红楼梦酒厂厂长阳治国的通信来澄清这个谣传。作者认为一些人所说的“长征时期的红军军官没文化,很粗野,占领了贵州茅台镇,居然在茅台酒厂的酿酒池里洗脏脚”说法是不存在的。列举的理由有二:第一,“酿酒池里并无酒,不可能在酿酒池里洗脏脚……至于酒窖里盛成品酒的酒坛、酒罐,那坛口、罐口很小,人也不可能把脚伸进去洗”;第二,“把烈酒倒来‘洗脚’,是川南、黔北一带的常事。”作者据此推测,红军战士在经过茅台镇时,“曾把茅台酒倒在脚上来搓洗”,而非国民党所说的“在茅台酒厂的酿酒池里洗脏脚”。这两点理由存在两个方面的疑点,即第一,红军战士是用茅台酒洗脏脚还是仅仅把茅台酒当作烈酒用来疗伤?第二,如果红军战士真的用茅台酒洗脏脚了,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洗的,事先是否已知道是茅台酒?

首先来分析第一个问题,红军战士是用茅台酒洗脏脚还是仅仅把茅台酒当作烈酒用来擦脚疗伤?关于这个问题,很多回忆录里都有论及,例如,《耿飚回忆录》里就有这么一段描写:“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产地,到处是烧锅酒坊,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酱香。尽管戎马倥偬,指战员们还是向老乡买来茅台酒,会喝酒的细细品尝,不会喝的便装在水壶里,行军中用来擦腿搓脚,舒筋活血。”成仿吾也在回忆录中提道:“茅台镇是茅台名酒的家乡……我们有些人本来喜欢喝几杯,但因军情紧急,不敢多饮,主要是弄来擦脚,恢复行路的疲劳,而茅台酒擦脚确有奇效,大家莫不称赞。”《杨成武回忆录》还有相关记载:“着名的茅台酒就产在这里。土豪家里坛坛罐罐都盛满了茅台酒。我们把从土豪家里没收来的财物、粮食和茅台酒,除部队留了一些外,全部分给了群众。这时候,我们指战员里会喝酒的,都过足了瘾,不会喝的,也都装上一壶,留下来洗脚活血,舒舒筋骨。”肖劲光也在回忆录中写道:“茅台镇很小,茅台酒却驰名中外。我们在茅台驻扎了三天,我和一些同志去参观了一家酒厂。有很大的酒池,还有一排排的酒桶。……有些同志还买了些用水壶装着,留着在路上擦脚解乏。”

从这些回忆文字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红军战士的确用了茅台酒,而且主要是用来擦脚疗伤、舒筋活血的,至于是否用来洗脏脚,以上回忆录就没有说明了。

然而,由朱笠夫所编着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记》是这么记载的:“开始发现这酒坊的士兵,以为‘沧浪之水可以濯我足’……可惜数缸美酒,已成为脚汤。”由此可见,红军战士确实用茅台酒洗过脏脚。但是,用茅台洗脏脚这一事件到底是出于主观故意,还是事先不知道是茅台名酒呢?这就涉及第二个问题的讨论了。

第二,红军战士事先是否已知道是茅台酒?美国着名记者、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其《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写道:“据传说,当时那些稚气未消的红军战士不知什么是茅台酒。他们涌入街道两侧的酿酒作坊,用茅台酒冲洗他们疲惫和打了泡的脚,以至酒汇成河,流出作坊,淌入泥沟。”当然,索尔兹伯里本人并未随军参加长征,这些也许只是其在重走长征路上所听到的传闻。在2012年6月4日的《北京日报》上登载了《“打防御战要有乐于吃亏的精神”—罗元发将军三五事》一文,文中提到将军对茅台酒泡脚治病一事的回答:“其时,部队缴获不少茅台酒,许多战士并不知其为名酒。是时连续行军,天气潮湿,红军中烂脚者甚多,故有人用茅台酒洗脚消毒,其实是用酒泡脚,盛小半脸盆酒,大家轮流泡一泡。”罗元发将军明确提到许多红军战士不知道茅台酒是名酒,这也说明“不知道”的情况是存在的。并且,就算红军战士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用名贵的茅台酒洗脚疗伤解除疲劳,这在战争年代是可以理解的,不能借此来指责“长征时期的红军官兵没文化,很粗野”“洗脏脚败坏了茅台酒”。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娱乐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红军战士是不是用茅台酒洗过脏脚,周恩来伯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